移动版

业绩乏力明星产品光环褪去 江中药业能走多远

发布时间:2020-04-26 11:54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投资者网》向劲静

重组后,江中药业(600750)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江中药业”,600750.SH)成效如何?这是众多投资者所关注的焦点,毕竟有着华润的加持,也给了市场不少期待。

然而,根据江中药业日前公布的2019年“成绩单”,其表现不尽如人意。整体业绩来看,因为重组使得营业收入增长不少,但归母净利润却有所倒退的情况,再加上旗下的主打产品健胃消食片销量也在不断下滑。

不仅如此,近年来江中药业旗下产品问题也频繁爆出。眼下的江中药业,由此前的单一产品打天下变为多业务齐发力,挑战不小。那么,在董事长卢小青的带领下,江中药业能走多远?

明星产品光环不在

2019年年报显示,江中药业的营业收入24.49亿元,同比增长39.55%,;归母净利润为4.64亿元,同比下降1.41%;扣非归母净利润4.33亿元,同比下降5.16%。从此,江中药业也结束了近年来连续上涨的态势。

其中,江中药业的营业收入之所以能够实现高增长(近十年以来的最高增速),主要源于该公司去年并购了两家处方药业(桑海制药和济生制药)。具体来看,2019年桑海制药和济生制药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89亿元和3.27亿元,而净利润仅为0.23亿元和0.1亿元,净利率分别为7.96%和3.1%,远低于江中药业整体19.57%的净利率。由此看出,这两家新并购的企业净利润并不高,也未能给江中药业带来实际贡献。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江中药业旗下的明星产品健胃消食片再次出现销量下滑。根据2019年的年报数据,该产品的销售收入为10.91亿元,占其总销售收入的44.55%。然而,这一销售收入金额和2010年的数据相差不已,如此看来健胃消食片可谓是倒退。

查看近五年来健胃消食片的销量发现,其销量整体均处于下降趋势。2015年至2019年期间的销量分别为2.1亿盒、1.95亿盒、1.97亿盒、1.8亿盒和1.77亿盒。

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江中药业没有直接解释,而是称今年公司将继续聚焦一肠一胃,构建肠胃品类护城河,强化“肚子胀、不消化”的产品定位,提升品牌粘性,推动品牌年轻化。同时,选择性延伸家中常备药品类,培育大单品。并择机寻求与其他优势品类标的合作机会。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与行业政策有关。最为关键的是2015年新广告法要求OTC药企广告去掉明星代言人,销售渠道受到影响。

再看江中药业的另一个主营业务——保健品,情况也不容乐观。2019年营收规模继续下滑至1.45亿元,同比下降39.7%;毛利率46%,同比减少3.57%。具体来看,初元营养品2019年的销量为110万盒,销量同比下降23.38%。

保健品业务自2012年创下6.48亿元的销售收入以后,便开启下滑之路。其2014年至2019年保健品的销售收入分别为3亿元、3.1亿元、2.4亿元、2.76亿元、2.42亿元和1.46亿元。

由此看出,在“权健”事件之后,市场大环境的有所变化,江中药业旗下的保健品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冲击。并且,自去年以来监管部门开启“百日行动回头看”,意味着对保健品行业的严监管将长期持续。

失衡的研发与销售费用

为何江中药业为落入如此境地?

业内人士认为,归根到底,江中药业的研发能力还是偏弱,本身非处方药市场竞争就很激烈,缺乏“过硬”的多品类药品,让这些中药企业更加被动。毕竟,靠一个产品打天下的时代已过去。

那么,江中药业这些年在研发上的投入有多少?根据历年的财报数据可看出,2015年至2019年期间,公司的研发费用分别为4872万元、5410万元、5663万元、5034万元和5575万元。其中,2019年的研发费用仅占营业收入的2.3%。

“轻研发、重营销”,这是一些药企的通病,江中药业也未能幸免。查看其过去的研发费用和销售费用发现,2009年至2018年期间,江中药业研发费用基本维持稳定,均值为4530.89万,而销售费用一直保持在较高的水平,基本是研发费用的15倍左右。如此看来,江中药业的研发费用和销售费用是长期处于失衡状态。

到了2019年的情况又如何?根据江中药业2019年的年报数据显示,公司销售费用为8.6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66亿元,增幅72.73%,占营业收入的比重由上年同期28.66%增长为35.47%,销售费用增长主要系公司合并范围增加以及公司原有业务的广告宣传费用和促销推广费用同比增加所致。

江中药业解释称,这主要是其合并范围增加以及公司原有业务的广告宣传费用和促销推广费用同比增加所致。正在打造“媒体广告+公关传播+地面推广”融合的立体式整合营销矩阵,创造品牌运营及营销活动的新方法。这也导致营销开支一跃成为其第一大销售费用。

具体来看,江中药业2019年的销售费用构成,其营销开支为3.13亿元,增速高达212.4%;广告宣传促销费为2.56亿元,增速为32.1%。然而,如此高的营销支出也未能让公司的业绩实现高增长。

江中药业如何破局

江中药业除了以上问题以外,还存在产品质量问题。

2019年江中药业在收购桑海制药和济生制药时称,这一收购将有利于江中药业丰富产品批文和品牌资源,有利于提升公司盈利能力。可打脸的是,去年6月份,济生制药却出现在财政部公布的“77家医药企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名单上。

到了7月份,江西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药品生产监督检查及处理情况通报》,有99家企业存在生产缺陷。江中药业涉及硬胶囊剂、原料药(蚓激酶)、糖浆剂、片剂(A线、B线、D线、E线、F线、G线)、颗粒剂、口服液、膏滋剂,检查结果显示存在11项一般缺陷。

2019年年末,贵州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毕节百原医药有限责任公司牵涉一起销售劣药安神补脑胶囊案,该公司销售标示生产单位为江西南昌桑海制药厂、批号为180564、规格为0.3g的安神补脑胶囊,含量测定不符合规定。

江中药业旗下产品频频出现质量问题,也由此看出该公司“轻研发重营销”的模式所带来的后患。面对其未来的产品品类、质量,以及市场竞争等难题,如何打造企业的竞争优势?目前的江中药业的挑战依旧不小,在掌门人卢小青的带领下江中药业究竟如何走出困局,未来尚待观察。(思维财经出品)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